注册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 >  第一章我儿子不可能这么帅

第一章我儿子不可能这么帅

作者:夜幕下的九尾

人气:85635

时间:2022-05-19

“下辈子,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这是方浩写在扣扣上的签名。为什么要将希望寄托于下辈子,那是因为他觉得这辈子已经是不可能的了。首先,他没有办法在一个安静的地方找到一份可以谋生的工作。他在鹏城一个小区做保安,住的是八人宿舍,从工作时间到休息时间,都不会安静。其次,他不是美男子。他甚至连一个相貌平平无奇的男子都算不上,只能算是一个丑男。活了二十多年,从中学校园到踏入社会,向女同学表过白,向厂妹表过白,也向物业公司的文员表过白,结果都是丑拒。物业公司那个漂亮的文员叶雯雯拒绝他的时候,非常惋惜的说道:“方浩,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可是我过不了我的审美这关。”这个看脸的世界,带给了他太多的伤害。在他以为伤害到了极致的时候,却迎来了人生中一次更大的伤害。——某一天,在小区里巡逻的时候,一个刚取得驾照的女司机开着车进入小区,也不知道是什么神操作,速度突然加快,一下子就撞开了门闸,冲进了小区里面。眼看着那辆车就要撞到一个在前面玩耍的小孩子,方浩连忙冲过去将那个小孩子给推开——结果就是自己被撞上,而且还是以脸先着地的方式被那辆车撞得在地上摩擦了两米多的距离。他当场就晕了过去。最后两个念头分别是:——这得毁容了吧?——好像也无所谓毁不毁容,反正我这张脸也就那样了。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在迷迷糊糊之中,他看到了一片耀眼的光芒,听到那耀眼的光芒中传出来一个神圣的声音:“方浩,你舍己救人,符合和谐社会的价值观。我是无所不能的和谐之神,现在给你一个机会,满足你的一个愿望,你有什么愿望,可以说出来了。”那声音恢宏、神圣、威严,说的虽然是封建迷信的内容,但是却能让人无条件的信服。方浩想也没想,就说出了自己最大的愿望:“我希望——世界和平!”“咳……”那个声音突然沉默了一下,“这个愿望太大了,要不,你还是另外换一个愿望吧?”方浩犹豫了一会儿,试探着问道:“那……让起点《剑起苍溟》那部小说出现一个黄金盟主,可不可以?”那个声音沉默了更长的时间,然后说道:“是这样的,你许下的愿望必须要和你个人有着密切的关系,也不能太过天马行空,不然我是没有办法满足你的。”这个时候方浩才想起自己一直以来最大的梦想,于是问道:“我想让自己变成一个美男子,所有女人看到了都会喜欢的那种,可以吗?”“可以。”神圣而威严的声音终于再一次神圣而威严起来。和前面两个地狱级难度的愿望比起来,这一个愿望无疑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愿望。耀眼的光芒消失不见,那个声音也消失不见,方浩的世界又陷入到黑暗之中——他又昏迷了过去。等到他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他躺在医院的床上,看到了他那在农村务农的父母。一问,他已经进入医院有了十几天。他昏迷过去之后,很快就被叫来的救护车送进了医院,医疗费用由那个肇事的女司机支付。他所在的物业公司还通知了他父母,将他父母也叫了过来。——伤得那么重,还一直昏迷不醒,谁也不知道能不能够救转过来,这种情况下必须要通知家属。他父母已经过来了十来天,这十来天的时间里,看着方浩躺在病床上一直没有清醒过来,心灵受到了巨大的折磨。医院告诉他们,现在方浩的身体状况还行,恢复的比他们预想的要好,就是脑部受到了震荡,不知道会不会变成植物人。这可把他父母给愁到了——他们只是内陆一个普通小农村的普通农民,哪里有那样的能力养得起一个植物人?而且,就算是养得起,可是这唯一的一个儿子成为了植物人,和没了又有多大的区别?那个肇事的女司机倒是没有推脱责任,表示方浩如果真的成为了植物人,她会负责后续的护理费用以及他们的养老费用。可是这样的承诺并没有让方浩父母安心——这不只是钱的问题,还是一个鲜活生命的问题。现在方浩醒过来了,他们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脸上终于能够看到笑容了。不是植物人就好。方浩了解了一些问题之后,想起了自己在昏迷之中听到的那个神圣的声音所承诺的事情,问他父母:“我现在这张脸,有没有什么改变?”这对他来讲,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如果承受这一场痛苦,就可以换来一个很高的颜值,不用注定孤独终生,那也是值得的。他不问还好,问出这个问题之后,他父母对视了一眼,脸上露出了悲哀之色。父母还没有给出答案,方浩就已经瑟瑟发抖了:“怎……怎么了?”“儿啊……”方母犹豫了一会儿,才说道,“咱们不用那么在意外在美,心灵美就可以了。”方浩倒抽了一口凉气,颤抖着说道:“听你的意思,我好像比以前更丑了?”“医生说……医生说……”方母眼泪哗的一下就流了出来,哽咽着说道:“医生说,因为出车祸的时候,你是脸先着地被推行了一段距离,已经毁容了……”方浩闭上了眼睛。毁容,那比以前单纯的丑更加严重。还以为真的有神明的存在,能够让他变成一个美男子,原来只是一场幻觉。果然封建迷信要不得。方父沉默了很久,说道:“我们隔壁村老王家有一个外甥女盲了,跟你年纪差不多,要不你伤好后跟她处一处?”方浩感觉心很累,不想说话。以前他父母提起他的终身大事,虽然不怎么看好他的未来,但是建议的相亲对象,也还只到离过婚的女人那个地步,现在却考虑到盲人,这非常的说明问题了。——意思无非是眼睛不瞎的就看不上他了呗。方浩艰难的说道:“妈,帮我找块镜子,让我看一看我现在到底长成什么样了。”“现在你脸上还包着纱布,给镜子你也看不到呀。”方母说道。方浩心中突然升起了希望,说道:“这么说你们并没有看过我拆下纱布的样子,是不是?”方母知道方浩心里想的是什么,脸上露出不忍之色,但还是说道:“前天就换过一次,那时候我跟你爸都在……”方浩的心彻底的凉了。——看过,然后建议他伤好后回老家和盲女相亲,这就是没戏了。闭上了眼睛,两滴眼泪从眼角滑了出来。——我太难了!——这个世道太操蛋了!他这种悲伤的心情一直持续到了半个多小时后护士过来给他换脸上纱布的时候。一重又一重的纱布被解开,方母握着方浩的手,语气沉重的对他说道:“儿啊,看开一点,男子汉大丈夫,长得丑一点就丑一点,而且你这也不是天生就这么丑,是为了救人而受的伤,咱们应该骄傲……”说话间,方浩脸上的纱布已经都被揭下来,她突然呆在了那里。方父也呆在了那里。拆纱布的那个护士也呆在了那里。方浩内心无比的悲哀——我这究竟是有多丑,竟然把他们吓成这个模样了!“啊!!!”方母突然爆出一声尖叫:“护士,我儿子呢?你们怎么把我儿子换了?”方浩:“妈,我就是你儿子啊!”“胡说,我儿子不可能这么帅!”方母斥责了他一声,又质问护士:“你把我儿子换哪里去了?”护士结结巴巴:“我……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下一页>> 回目录
书评区:
凌乱天谴无敌虫虫
至终,安天王一人,亦断不能当此多强者之狂轰乱炸兮。
北冥无墟
亦无不延于原之女,谢东涯兴走太医院之,有此功,
花期迟迟
方其实一不察而为琳娜之瞳术给引矣,然周毅者神识为何其坚?
望月声
南宫怀玉眉一挑,举手便是一道有剑气,洞玄穹。
故名思榆
大夏皇笑,手中托着一颗青红杂之珠,敖然曰:此物名为碧血珠,
鸿渊鹤
凡是四百一十二万元丹。小狐速臣之也。
飓风过境
未试,何以知吾能考则差,不信我不言。
心有蔷薇
魏王狂,不知覆载,龙门为天下雄之首,古易守难攻,
捕梦者
有人看天骄碑上名字叹,二十余名,足足有一半之名皆与族兮,
君梦凡尘
又手之玉帛是似与传中之有先天之物有伤,岂其为某老怪之高弟?
水中渴死的鱼
一人衣青色衣之丈夫入,其色俊朗,而目颇怪,目中若有星在耀俗,
君梦凡尘
饶是叶尘今,身何其悍,便是中小核武皆可抗,不几为此道神雷劈懵!
东神西游
惜哉,已行了半日,亦不见一株神药。凌仙微有惜。
您好,请登录!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