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 >  第一章只想怀念,不想见面

第一章只想怀念,不想见面

作者:我家小宠物

人气:56628

时间:2021-12-09

“好安歌,求你了,咱们去好不好,你要不去我自己去连个做伴的都没有,你哪里忍心呢,好不好嘛……”面对闺蜜简霄霄软磨硬泡的请求,林安歌无奈的把手机放在枕头边,腾出手揉了揉惺忪的眼睛。“不去。”“为什么呀,他肯定不会回来的,都几年了没一个同学知道他的情况。你就跟我一起去吧,毕业都五年了这可是第一次人这么齐……”林安歌猛然听到简霄霄提到他,全身还是禁不住颤抖了一下。“真的不去。”拒绝的态度无比明显。电话那头又传来简霄霄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哀求声,惹得林安歌心烦意乱,毅然决然的挂断后,直接关机。她几乎没有拒绝过简霄霄的要求,可是这次……用力拉扯着身上暖橘色的被子,将头深深埋进被窝里。天鹅绒的柔软并没有起到安抚的作用。林安歌终于一把掀起了被子,安静的坐在床边。随意地套上睡裙,倒了一杯牛奶后径直站在窗边。窗上的冰花像有人故意雕刻的一样,精致唯美。指尖轻轻在哈有热气的玻璃上比划着,一笔一划,动作轻却很是认真。陆其琛。写完后林安歌望着这三个字,眼神飘忽至远方,许久不曾移动。从分开以后,她不让身边的人提起这个名字,可那又怎样,有的人,就算不提,也不会忘记。已经五年了。如今你在哪,做些什么,有没有喜欢的人在身边……直到发现牛奶已经见底,转身,双脚已然麻痛。“咣咣咣!”猛烈的敲门声打破了林安歌悠远的思绪,看了眼关机的手机,不用猜就知道门外站的是何方神圣了。开门,果然没错!简霄霄又圆又嫩的娃娃脸上都透露出“我不高兴,快来哄我”的气息。熟络的绕过苦笑的林安歌,躺在大床上。“霄霄,我请你吃提拉米苏好不好?”林安歌试图勾起简霄霄别的兴趣。简霄霄把头摇向另一边,“哼”的一声还是不开口说话。“我不理你了啊?”说完,林安歌打开了电视。“林安歌,你要躲避到什么时候才够!大学都毕业五年了,你们俩的事早就过去了,你能不能放过自己!”简霄霄的嗓音高过电视声很多,林安歌像被定住了一般,一动不动。“你还喜欢就去找他啊,不找他你就跟我去认识新的人开始你的生活,简单点不好么。”阳光映射在林安歌的脸上,她原本微蹙的眉头渐渐松开,眼里有闪闪的亮光,瞬间,她扬起一抹明媚的微笑。这么多年,就算喝醉酒,她也没跟简霄霄说过对陆其琛的放不下,可就算她什么也不说,简霄霄却还是能一眼就看透她。看着简霄霄单纯希望她好的模样,林安歌不忍再拒绝她的好意,不禁揉了揉简霄霄的大脑袋,只好妥协。“好好,我去行了吧!我答应你!我觉得我上辈子一定欠了你不少钱,才会这么惯着你啊。”简霄霄“腾!”的从床上跳了起来,“安歌你真好~”“不过你得保证,他不会来。”林安歌说到“他”时,眼眸暗了下来。“放心啦,班长那有统计人数的,我问过了……”夜幕燃亮星星,九重天大酒店霓虹闪烁。林安歌只在出门前画了一个最简单的妆,裹着深驼色长排大衣,一头黑色中长发随意的披在肩上,努力摆出一副与世无争安贫乐道的样子。捯饬了一天的简霄霄,紧搂着自己,眼睛四处张望着。“这不是咱们系花林安歌嘛!打扮这么素还是一眼就能认出来呢!”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林安歌愣了一下,明知道是谁,却还是摆起林氏标准微笑回过头。当年瘦的可怜的身板儿经过时间的打磨也变得凹凸有致,黑色蕾丝短裙外披着米白色的风衣,再往下看,一双足足七公分的红色高跟鞋搭配着烈焰红唇,十分亮眼。如此妖娆,美艳!四目相对,江初晨精致的脸上洋溢着她一直以来的不曾退减的活力与自信。“江初晨,好久不见。”林安歌正视着变化巨大的江初晨,可脸上的笑容却格外僵硬起来。“那当然了,我这几天才回国。这几年在国外可真憋坏了!”说完,江初晨便作势要拥抱两人。“停停停!”简霄霄桑着脸用胳膊肘抵着江初晨的靠近。“安歌,你跟她攀啥交情,你忘了她以前抢你男朋友的手段了,走走走!”林安歌任由身体被简霄霄拽着,脑海里浮现出七年前的一些片段。当年穷困潦倒的江初晨,和面前这个刚从国外回来散发着成熟魅力的女人是一个人没错么。江初晨收回拥抱的手势,皮笑肉不笑的站在原地,抢?人又不是东西。包间内,大多数同学都沉浸在久别重逢的喜悦当中。“大家先不要吵好不好!听我说一件大事!”班长拿着麦克风,庄重里带着唏嘘。班长一如当年一样,宣布事情时都皱着眉瞪着眼珠子,抬头纹就三层高。林安歌终于放松了下来,笑意也蔓延开来。班长金洋激动的拍着桌子吸引大家。“今天有一位神秘嘉宾,一个小时前刚下回国的飞机!他就是我们中文系大才子,而且说今天的费用会由他一人承担的——陆其琛!”“噗!咳咳……”剧烈的咳嗽引来了关注。林安歌突然感觉自己的心咯噔一下子,然后周围的空气如同被冻结一般,四周来自同学们的目光纷纷打在自己身上,有的是关心,有的是鄙视,还有的,就是看笑话……拿起桌上的橙汁,假装自然的喝了一口,却被呛到。尴尬的神色更难掩饰。“同学们我有事先走了有机会再聚!”一边说一边拿起包转过头起身。简霄霄心疼的将手搭在林安歌的肩膀上,脸上写着“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抱歉。“砰!”林安歌撞到了一堵坚硬但有温度的墙!吃痛的揉了一下头,抬起头!他的瞳孔本该黑亮,如同一汪幽静的深潭。如今亮色退去,留下无尽的漆黑,如墨色般浓稠,隐隐地透着一丝决绝与怨恨。
<<上一页 下一页>> 回目录
书评区:
汣忻
凡以死、难、难、横、杀死者类也,皆属枉死,彼之精魂,皆会于枉死城中。
章仇楚
欲造长枪,自非元始复花千岁将长棍一头融化。
莫焚
至于其为救之,惨死之日,其亦未呼之兄。
性感的胡子
艾莉丝合掌,精诚祷,其心跳之速,精神集中。
狂奔的白菜
甚则化晋枝之月朝皆惊恐之嗔目。
狂风徐徐
枢又从宫中出,为大朝会,议夏之事,实于夏降,人多其无妄之,
树猴小飞
少年人,面有横,额上青角尖之,有阴沉之眸光。
张冉雅
诅,象限位,空中缆,迟若存出密境,吾则死矣。诸脉系之,
蚊子也知饥
本朝上议之终可得断,凡有四,但昨事,直使其一罗文举,丧其资格。
玄机梦境
齐乃甚敬之点头,不但戏,毕竟他觉彼此未到那一步,自是不至那一步。
紫苏筱筱
宁顾庄景逸问曰,乐洲来之修士多?谓之,你知不知燕霁处?
您好,请登录!   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