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 >  第三章叶灵儿

第三章叶灵儿

作者:武王泛舟

人气:12672

时间:2021-12-09

当叶天回到叶家后山,已是傍晚,这是一座相当简陋的屋舍,简直就像一个茅草屋,院落里还竖着几根练武的木桩,院落门口有三个人影在那里站立着,好像在这里站了很久,都在等着叶天回来。叶天看到这一幕,鼻子不由得一酸,迎了上去,没有半点颓然之色。走近看才知道,原来那是两女一男,男的高大威武,目光炯炯有神,虽然并不健壮,但又给人一种坚定睿智的感觉,毫无疑问,这就是叶天的父亲,叶威。站在她左边的是一个中年妇女,衣着相对简朴,眉目清秀,不知为何,明明很普通,总有一种雍容华贵的感觉,这就是叶天的母亲柳玉。如果说这两人还算普通,那么右侧的那个女孩一点也不普通,看似好像十二三岁,但又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身穿淡紫色衣裳,一肩紫罗绸缎般的秀发,面容脱俗,给人一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错觉,好似不像人间的女子。这就是叶天的妹妹,叶灵儿。小小年纪便生的如此超然,难怪会引来这么多提亲。见叶天回来,他们赶忙迎上,叶灵儿与柳玉的眼中充满着关怀,担心。而叶威的眼中只充满了询问和期盼。叶天知道他想问什么。“还是老样子,不过你们不用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叶天向他们说道,颇为豁达乐观!“回来就好”!柳玉亲切地说道。“嗯”叶灵儿只说了一个字,但他眼中的关怀一点都不曾少。“没事,没事”只是父亲叶威眼中闪过一丝落寞,叶天捕捉到了!“我不会放弃的,父亲”叶天坚定地说道。“哈哈,不提这个了,走,我们回家吃饭!”叶威拍了拍叶天的肩膀,微笑着说道。当晚,叶天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完了晚饭,一点也没有,因为叶的成绩而感到沮丧,充满着温馨和支持,或许这就是叶天一年多以来从未放弃的重要原因之一。吃过晚饭后,叶天一个人坐在院子里,面对满天星辰,心中无比渴望力量,他需要力量,需要力量守护这个家,守护它所在乎的人,不能让他们的命运像自己这么颠沛,俞想俞坚定。“哥”身后传来一声轻唤。叶天回头看,正是他的妹妹叶灵儿,一袭紫色罗裙在星辰照耀下,分外高贵美丽。她轻轻地坐在叶天旁边,似乎看出了叶天的心事,轻轻地挽着哥哥的手臂,给他支持!“灵儿,真是苦了你了,你放心,歌曲不会让你嫁给林炜那个家伙”!看着妹妹皎白的脸蛋,叶天像发誓般的说道。“我相信哥哥,哥哥在灵儿心里是最厉害,从小到大,都是哥哥在保护灵儿,灵儿最相信的就是哥哥了”!看着叶天,叶灵儿就像一个花痴般相信着。突然,毫无预兆地,叶灵儿的身子倒了下去,脸色顿时有些苍白,眉头紧皱,看起来很痛苦!叶天被吓了一跳,赶忙把叶灵儿抱回自己屋里,他没有去惊动父母,因为他知道那也无济于事,只会平添两份担心罢了,灵儿从小时不时就这样,突然昏迷陷入痛苦。每次全家人都只能心痛地看着她,什么忙也帮不上。看着床榻上痛苦的女孩,叶天心里像滴血般的疼痛,他在痛恨着,为什么自己妹妹命运如此多舛?为什么他要如此痛苦?为什么痛苦的不是我?“咦!”正当天一筹莫展,心急如焚,想要去叫醒父母时,一道声音拉住了他!玉佩灵光乍现,缓缓的浮现出一道虚幻的人影,正是灵老。“这丫头竟然拥有封神体质,怎么可能?他们不是……”灵老说道后面明显很犹豫,眼神里充满着忌惮,甚至还有一丝恐惧。叶天没有看到这些,因为他的目光都集中在床榻上的那个女孩,灵老的出现就像她的救命稻草。“灵老,你说什么?什么是封神体质?您有什么办法可以救灵儿”,似乎连叶天都没有发觉,他对灵老的称呼变得尊敬了许多。“封神体质,顾名思义,体内经脉都被封住了,无法从天地之间吸纳灵气,我据我所知,每隔一段时日,拥有这种体质的人经脉便会紊乱,承受难以言喻的痛苦”,灵老将他所知道的都说了出来。“那您老有什么办法可以救救灵儿吗?”叶天急切地问道。“小家伙,你倒是太高看我了,这种体质,就算是我全盛时期,也毫无办法,更别说现在只剩下魂体”!灵老有些自嘲的说道。“不过你别担心,拥有这种体质的人,承受这种痛苦很正常,不会危及生命”!灵老安慰道。叶天看着床榻上痛苦的女孩,就好像痛在的心里,他一秒都不忍心看到自己的妹妹承受如此大的痛苦。“不过,我有一个方法可以减轻她的疼痛”似乎看出了叶天的痛苦,灵老突然说道。“什么办法?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叶天喘着气向灵老问道。“肉体的疼痛起源于灵魂,我有一魂技,名曰:心魂相印,可是他人转接这份灵魂的痛苦!”看着叶天舒展开的眉头,灵老有些皱眉道。“灵老,我愿意,我愿意承受这份痛苦”!叶天无比坦然的说道。“可是”灵老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叶天给打断了,叶天心疼地看着床榻上眉心不断紧皱的女孩。“灵儿就是我的命,她是我心中的那一抹亮光,哪怕只能为她承受痛苦,我甚至还觉得远远不够呢,灵老,赶快”!叶天催促道。“你这小家伙”灵老眼中闪现过一丝欣慰。“此魂技,需要将两人灵魂暂时相连,小家伙,开始了”!只见灵老飞快地结出一道繁琐的手印,伴随着手印的成型,一股莹白色能量分别涌入叶天和叶灵儿眉心处,最后两道能量胶结在一起,似乎像一道桥梁,沟通了叶天和叶灵儿。猛然间,一天感觉到一股痛灵魂深处的剧痛席卷而来,几乎让他陷入昏迷,可是他知道自己不能倒下去,因为倒下去,就意味着魂技施展失败了,那再痛也得忍着,他终于知道灵儿这些年承受的究竟是何种痛苦,不要说十二三岁的他,就算是成年男子恐怕也会崩溃。咬着牙,虽然叶天的面庞在不断扭曲着,双手紧握着,但他没有叫出过半声,只是轻柔地看着床榻上的女孩,他心中只有欢喜,他欢喜自己能够为灵儿承担痛苦!灵老看着面前的少年,心中的不忍曾几次让他想要撤回魂技,但看着面容坚毅的少年,终究还是坚持下去,虽然这对他魂体的消耗也不小,但他不想辜负这两个孩子之间的情谊。长夜无眠,叶家后山一片寂静。一天轻轻地为叶灵儿盖上被褥,尽管现在他灵魂很虚弱,满脸都是汗,但脸上只有笑容,看着床榻上睡容安详的妹妹,心里有涌上一股暖意!他轻轻的走出房门,轻轻地关上了门。“小家伙,你很不错,既然能扛过这样的痛苦”!灵老颇有打趣意味地说道。“这痛,比起我这一年所受的嘲讽和屈辱不值一提,更何况是为了我妹妹”叶天虚弱的回答道。“不过也幸亏你灵魂强大,不然早就昏迷过去了,算了,明天我们进一趟灵兽山脉,是时候为你成为魂者做一些准备了,顺便为你重开第一窍,毕竟现在的你太潺弱了,”!“好嘞”叶天兴奋地叫了一声。
<<上一页 下一页>> 回目录
书评区:
九发子弹
弓兄蔚启即认了门之弓羊笛,面带惊容之起。其于宁前张,可不在弓羊笛前张。
醉梦师
因,宋飞问自曰:此真不祥者也,我推,宜亦沾惹上也同物矣。此物,
一夜笑
见维迦画下之大饼,今诸将激动之热血沸腾。
弥煞
人族食妖族,以妖族血、妖丹等炼丹,啖妖族血肉壮自。以妖族骨皮炼宝。
箫锦鲤
若言与之俱至者,有如巨人之刚猛虎王。
会狼叫的猪
即于此,石牧之拳自蓝光中出,一拳打在刀上白痛。
飘散的飞絮
众不谓此楚天犹然淡定,而屈无忧即释出窍期中叶之力怪笑,见矣乎,
潜心梦徒
汝已死矣。林成飞泠泠饮一句,既而,开那张纸,徐徐念道:
黑羽之终焉
他人闻之,皆是默然,似应示矣。
峒思珩
青兰兮例,意在使千年弟子要多历实战厉,勿一味闭门苦行,此外,
青椒炒饭
然乱其北州,又伤其将日玉门给踢出南,可相对言,以为邵平波比日玉门更危。
玄机梦境
故归长安后,超乃如狂人也常。狂觅鱼龙卫中之妙戏,夜以继日之练武艺,
您好,请登录!   免费注册